迷失在征途

黑暗的力量

黑暗的力量总是无穷尽的。没有了光则是黑暗,灯火所及范围外则是黑暗,闭上双眸则是黑暗。
人们总是去用金钱获取短时的光明与愉悦;然而鲜有人回去追寻黑暗与不快。

我所能感受到的那股黑色,就像是北方沸煮容器内沉积多年的水垢,在持续大量堆积的同时,先前的积累久而久之而几乎与容器融为一体。
这恰好是为什么我如此抵触北方的因素之一,那些尘土飞扬,那些黑暗,那些昏天暗地,让人流连忘返般痛恨。

感谢你的一丝光明,感谢你。修行一直在继续,且慢慢努力照亮每一寸黑暗。不料,光明照亮过的,回头看,仍是黑暗。
而那不是一种救赎。

每一株植物都有看头

草稿箱里堆放着很多的标题 只有标题却没有内容的草稿 时久过后也遍忘记了当时的自己是要写一些什么 没什么的 也无非就是些没用的乱牢骚

 

10月飘雪是补偿出于在2010年时并没有赶上的迟来的冬天的第一场雪 便开始记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多加珍惜短暂的夏日美好时光 夏日着实美好 冬日也未尝不美好 别忘了自己在夏季是多么的厌倦高温 到底是更加受不了冷还是更加受不了热 这总是一个特别纠结的问题 总结来讲 就是永远都没有合适的时候 当下一个冬季已经提早到来的时候 脑子里还在持续思考上一个冬季上上个冬季和上上上个冬季的就快记不清楚的细节 细节终究是难以轻易使之模糊不清的 夏天的时候回想冬季时会让我觉得似乎是已经很遥远的时候了 但是同样是在冬季回想另一个同样的冬季会让我觉得似乎是上周的内容 但上周的内容又很轻易地不会记得自己上个周六周日究竟做了一些什么 难道要这么一直持续的拧巴下去吗

我需要澄清一个问题 全波士顿我认为最最最难吃的海鲜餐厅非Legal Seafood莫属 这个是不争的事实 也是你争不过我的事实 也是我劝你最好不要拿这个和我争的事实 不是狂妄 而是你太肤浅 还有请记住我很少用肤浅来描述事物 单行线就是单行线 不是什么似乎貌似好像是单行线

“所有人都在为所有而改变着去适应市场口味” 这是为6月11日凌晨5点16分那一时刻写下的点评 后来”听 德国下雪了 发现许哲佩很厉害总是能将旋律抬高到某一个点” 那一个点会使人变得特别脆弱 而6月11日我记得我还在Rione di Trastevere, Lazio的美好又不美好的假日中 怎么感觉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并且相当不真实 旅行习惯的我也从未习惯这种感觉 后来一直经常的分不清哪件事情是发生在梦境 哪件事情是发生在物理世界 并且特别奇怪的 很多记忆中是发生过在梦境里的 在不久或很久以后又在物理世界中重新上演了一遍 现在不是德国下雪了 现在是家门口下雪了

还有次发现家门口的公共巷子822弄地面出了奇的与Trastevere相似 中间翘起+各种凹凸不平的灰色石砖 甚至以为连两边房子上的窗户也变成了百叶 后来(应该是在之前)6月3日的出一条结论便是有自己亲手丢过垃圾的地方才是真正住过的地方 那才是家 外加邮差 使之更印象深刻

没然后了。

#IlMormorioDelMare# 植物本身是植物 单纯的植物 不应该对他动任何手脚 你是在毁灭它 即使是常青藤也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么那么坚强 或许是人类根本不懂园艺 然而植物们却常常试着去适应人类 为人类而改变

二零零七二零壹零梵高纪念册抽取片沫

SCAN0027

谁知道本该给予在一个核心上的内容却被那么多杂乱而分享着
谁又知道白纸黑字是印记 流动着的也是印记 周遭杂喧又隐约印证映证着那些印记
只怕睡眠是人之所需 无法抛弃 却又恨之入骨

有那么多的门卡干扰骚扰着自己的动作 这次犯了个特别大的错误
就想吃水果杯一样
我总是把最好吃的细化和哈密瓜放在最后 而却不经意的有时候吃到最后不想吃了或者时间来不及或者其他客观原因
而且我发现我总是犯这个错误
得罪了人 我怕他给不了我下一次改正的机会 因为他也怕我下一次也改不了
不是希望谁会理解去帮我什么
我只是想说出来会痛快些
有时候我也会手足无措无能为力
我只能说
对不起

对不起又能管什么用呢?
什么用也不管

但是
对不起

然而睡眠所需要巨大的损耗品 便是流年

佛学课上经常提到顿悟 我想这就是学以致用

IMG_0054

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现在文字的产量低到负产值
原因之一就是现在和以前有很大区别
以前需要发泄的时候会通过文字表达出来
因为那个时候吐文字的机会和数量还是很少
但是如今

每天都在不停地写不停地读不停地听
早已厌烦了这些途径
这些途径已经被相对没有意义的内容完全充斥到厌烦
于是新的途径就被发现了
新的途径很简单
但更加的相对没有意义

那就是休眠
现在对睡眠数量的需求持续在增加
不明白为什么会持续增加持续供不应求
现在可能明白了
现在可能这就是唯一的有效的途径可以暂时躲避所有
暂时躲避了
于是就会感冒
每一次再回到物理世界中的时候鼻子都会堵堵的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长久性的闭眼所造成
也可能是

就像在敲打键盘的此时 眼睛已经进行半张开状态

后来
决定
不吐字了
休眠吧

生活中总是充满真实的和不真实的 Vol.2

有一天我说我把墙拆了 说的就是这面墙 这是她此时此刻的样子 她也变成了另一个画面

有一次圣诞假期回北京 在二十个小时的飞机上碰巧旁边坐了一个家在北京不会说中文的新加坡姑娘 眼睛好大 不禁心里窃喜

有一节课上认识了一个香港裔 不会说中文 在接触之前外表神似韩国姑娘

说着说着好像感觉自己对新加坡姑娘和各种亚裔姑娘很感兴趣 谁知到呢

有一点明确的是我很懒 懒到小受受级别 懒到要出柜了

 

谁知到呢 可能这并不是真正的Vol.2

IMG_0028

生活中总是充满真实的和不真实的 Vol.1

有那么几个画面特别让人印象深刻

第一个画面是在地铁十号线巴沟站C口地下通道 当时是2009年的3月的一个下午 在那里抱到了一个肉肉呼呼的小姑娘 她现在一直陪伴着我

第二个画面是某天在蜂鸟1-1-303 有一天回家打开冰箱突然看到了很多很多的养乐多 而且这个画面不止一次的发生过

第三个画面是在桥咖啡 嗯.. 点过很多次一个忘了名字的沙拉 还有他的水果茶 背景包括白天晚上清晨黄昏和后半夜 也包括那个露天的房顶

第四个画面是在翼栈 那里有全北京最棒的老醋蛰头还有青蛙肉可以吃 有一次拉着一个小朋友到那里然后我们扭头就走了

第四个画面就不是在北京了 跑到了中港澳码头 在天星码头的隔壁 有好几扇自动门 在那里等待的时候总会去旁边的许留山买一杯西瓜芦荟冰 第一次去的时候找真正的码头找了许久 当时误以为这个地方其实是一个购物广场 在那里的第一顿饭是在百周年纪念公园解决掉的

第五个画面是红茶馆 特别特别迷你的房间 床不是很舒服 湿乎乎的

第六个画面还是中港澳码头 但是是出港层

第七个画面是通往赤腊角的机场快线 抓的紧紧的

第八个画面是东铁线

第九个画面是华侨城 还有那个欢乐谷 我第一次玩那个可以快速升降的物体

第十个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