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光,与波

三月十八日 十九日 二十二日 二十三日

三月十八日我在火车上,我在想,怎么会有一种在去米兰路上的感觉。我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些短途的旅伴。
三月十八日我在丘比的住处,我似乎忘了些什么。我像往常一样大步的走着,四处张望。
三月十八日我在一个很近很近的地方,近到可以隔玻璃相望,两块玻璃。听广播里说这个周末是顾村的樱花节。广告语是樱约而来。
三月十九日我在汾阳路,今天还未回春,枯枝枯叶显得画面陈旧了,不如盛夏时那般鲜亮了。
三月十九日我真的忘了此行的目的。
也许,没什么也许的。

照片

是谁说的,知得心放。
三月二十二日我在一个不真实的空间里,走过过去的路。那些没有解答过的疑惑,我该如何倾诉。
三月二十三日。停下了脚步,不再前行。

加上其他的片段,应该完整了。

夏季太过美好 与谁分享

那是盛夏的夜晚 我们紧紧相拥 倾诉对彼此的爱恋 窗外突然放起了烟花 这是多么不合时宜的事情啊 盛夏与烟花的冲突顿时冲昏了头脑 仿佛霎时间新年临近 而我可以依旧紧紧贴着她的脸颊

后来饭局结束了 所有人都吃饱喝足离席而去

多少年都过去了 还是到处都是散落一地的片段 犄角旮旯 给我好讽刺的感觉
我以为它们一段时间不再出现了 就已经是完完全全过去了 但 不然 就像现在 静静地坐在房间的角落里 房间被开了足足的暖气 我所能接收到的却仍是那寒气逼人 它怎么也掩盖不掉 尽管是在夏天 我猜 仍然会是这样
似乎连墙上每一道文理 空气中每一丝漂浮着的纤维 都承载了什么 它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我什么 但我毕竟是人类 我需要时间
每一个角落都安静的可怕 于是造成了那些机械噪音被无限放大的恶劣现象

房间里却又是那么的温暖 很温暖很温暖 温暖到涌上心头的一丝丝忧伤 莫名的某些忧伤

 

后来饭局结束了 所有人都吃饱喝足离席而去 而我却是那少有的没吃饱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下一顿饭吃点什么?

我来给你做地中海大餐。

所以说 她根本就不明白

赖谁。

我明明是看到她在眼前就很知足

她似乎真的能理解我吗 就像是只要能够坐在一起就很好了的那种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深刻地感受到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寒气 很想去深深的给她一个拥抱 她却故作很开心 故作很调皮

我明明是看到她在眼前就很知足

而却连这一个小满足都不能再被满足

 

对不起 没有照片。

用时间来告诉自己是如何的根深蒂固

迁移自Windows Live Spaces – 原文地址: http://spaces.weiminggan.com/Windows%20Live%20Spaces/weiminggan.spaces.live.com/blog/cns!2C88745492F52005!2486.html

和妈妈的一通争吵 让我想到了过往的日子 想着想着就哭了
两个人手持家伙面对面
就站在那哭
顿时画面凝固
有硬盘动作的喀喀声 远处传来的电视声和我们鼻子吸气的声音

2009年7月4日

离开的日子里 到处都充满了你的影子 她们在拥挤的人群里 她们与我擦肩而过 她们远远地走过来 仿佛你就在眼前
重新走过了所有我们留过脚印的地方 橱窗又换了新的展品 胡同两侧出现了好多新的铺子还有正在装修的 还有很多痕迹他们消失了
耳边尽是萦绕着熟悉的嗓音和旋律

OLYMPUS DIGITAL CAM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