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12

所以说 她根本就不明白

赖谁。

我明明是看到她在眼前就很知足

她似乎真的能理解我吗 就像是只要能够坐在一起就很好了的那种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能够深刻地感受到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一阵阵寒气 很想去深深的给她一个拥抱 她却故作很开心 故作很调皮

我明明是看到她在眼前就很知足

而却连这一个小满足都不能再被满足

 

对不起 没有照片。